盗南橘

『满腔执傲,一路勇敢』

你怎么知道不是双箭头?????

【2020追木生贺24h/24:00】

上一棒:@一杯凉的白开水 

下一棒:等明年


我想不出那些惊世骇俗的漂亮句子形容这个少年。

只能小心翼翼地说一句,生日快乐。

另外,

感谢相遇。


@追木



绝美底图@酒七 

p1文素瞎想的,p2文素来自周深《亲爱的旅人啊》

Q:假如天上没有月亮?

那地上就没有人间了。

🔮谁说女巫一定是女孩子2

双男主×西幻

上篇戳合集






【二】

米亚站在安生对面,欲言又止,止又欲言。

他面前的这个人,身形欣长挺拔,但乍一眼看过去有些削瘦和单薄。深色的发丝软软地趴在他头上,五官是那种很柔和的精致,耐看。伸过来的那只手白净修长,指节分明,不算宽大,但确实是男人的手无疑。

米亚大概无言了三秒多吧,这才握住了安生伸了半天的手:“久仰。”

触感干燥,可能因为寒冬时节的缘故还有些冰凉。




外界传闻安生已经二十岁了,然而眼前的人,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样。

没有枯槁黝黑的皮肤。

没有笨重厚实且丑的紫黑色袍子。

没有沙哑难听的嗓音。





啪嗒。

米亚心里的老巫婆碎了个彻底。





米亚在尴尬的时候很善于控制自己的表情,即使他已经在心底刻满三万个“草”,面上依旧风轻云淡,看起来只是在出神而已。

安生似乎是在欣赏米亚的表情,嘴角微微翘起,看起来心情不错。

“整个伊莱斯亚都觉得我是女人,所以团长大人大可不必这么尴尬。”安生靠在柜台边笑着说道。

这么一说……米亚更尴尬了。

毕竟他面前站在活生生的安生。

还是雄性。

“没有。”米亚在心底摸了把脸,抬眼又是冷冷清清的样子,“就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他拎起柜台上的一篮子药水:“七天后来拿另一半对吧。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再不走就得窒息了。

安生嘴角笑容似乎更深了一点:“团长大人慢走。”





安生看着米亚掀开帘子走了出去,屋里陷入一片昏暗。

笑意慢慢减淡,弧度回到嘴角以下。

他盯着被米亚握过的那只手,无意识地摩挲了片刻。

在光也找不到的地方。





“团长,有新委托。”

米亚接过赫格递过来的几张牛皮纸,扫了两行就看不进去了。

安生是男人。

女巫安生是男人。

不对,不能叫女巫了,应该叫男巫。

这人平时不出门吗?让整个伊莱斯亚的人都以为他是女的?

“安生小姐在吗?”

妈,好尴尬。

米亚现在很想把脑袋埋到地里去。

然而他还没埋,旁边的赫格随手抽过一沓纸,卷了卷,毫不留情地照准米亚脑袋就是一敲。

“我现在也不跟你废话了,发现你不在听我就动手。”赫格一脸麻木,“也别说我以下犯上,再不犯上我就得犯病了。”

米亚揉了两下被敲的地方,啧了一声:“以前也没听说过你不能受刺激啊。”

赫格当场就想给他再来两下。

米亚抬起一只手挡在他脸前,提醒道:“委托。”

赫格心说原来你踏马还记得有委托啊。







“是卡洛蒂亚公爵。”

“啊?”米亚撩起眼皮,挑起一边眉,“那可不好办了,想他家遭贼的人太多了。”

“神圣的骑士不能在背后说人坏话。”赫格一脸正经。

米亚:“……”

行吧,下回当面说。







“我们好像有段时间没接过盗窃委托了吧。”米亚翻了翻那几张薄薄的纸,了解了个大概,随口说道。

赫格应道:“嗯,这两年都没接过,基本上都被那谁,安生小姐承包了。”

米亚被这一声“安生小姐”噎的不轻。

他瘫了片刻的脸,终于还是放弃开口,继续翻委托状,努力装出轻松的样子,曲起一根手指敲了敲委托:“那他这次怎么不继续承包了?好人要做就做到底嘛。”

“……你给人发工资了?以前委托都是直接寄到骑士团来,人好心帮你你还打算蹬鼻子上脸?”赫格没好气地说。

米亚“啧”了一声:“行吧。把极夜叫上,去看看。”








卡洛蒂亚在王国里算是一个很有名的家族了,名声一直都还不错。

卡洛蒂亚公爵是远近闻名的绅士,年轻时欠下不少风流债,步入中年之后仍是风度翩翩。

但是架不住他有一个败家儿子。

大少爷安克思恶名远扬,快成年的人了,心性却还不如小他五岁的弟弟,毫无礼数,目中无人,每次聚会总是惹得其他贵族频频皱眉。

大概是十岁的时候,放火烧了一个贫民的房子,逼得那只有八岁的孩子跳崖。

尸体是没见着,但大少爷做了几天噩梦之后又开始肆无忌惮,陆陆续续得罪了不少人家的少爷小姐。

但他爹倒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还是要什么给什么,宠上了天。

…………

反正米亚挺头疼这公爵一家的。

直觉告诉他卡洛蒂亚也不是什么好人。

“做一些常规问话而已,拉上我做什么?”原本准备吃晚饭的极夜小姐十分不爽,“你俩巨婴吗?”

赫格双手合十,做道歉状:“抱歉极夜小姐,搞定后去吃饭,想吃什么尽管说!”

极夜作为骑士团唯一一位女士,英气逼人丝毫不熟这些大老爷们,甚至当上了骑士团的体能训练师。

这让伊莱斯亚的国王黑时不时怼一下团长米亚,问他“好不好意思”。

米亚表示接受良好。

“你好意思说这种阔气的话?”极夜小姐毫不留情,“哪次不是团长付的账?”

赫格:“……我就不该多嘴缓和气氛。”

米亚乐了。







卡洛蒂亚古堡坐落在一片荒山之中,常年阴暗潮湿,不太像人住的地方。

四周时不时有奇怪的叫声传来,一声比一声凄惨,活像在拍恐怖片。

送米亚他们来的车夫吓得腿都软了,抵达目的地后朝米亚鞠了个躬转头就跑。

车轮扬起的灰扑了米亚一脸。

米亚:“……”

极夜在旁边很及时地递上来一块手帕。

“谢谢。”米亚笑着向她点了点头。

极夜说:“团长见外了。”

古堡大门前,卡洛蒂亚的管家早已守在那里,等着他们的到来。

米亚走上前去:“莫里斯管家。”

莫里斯应到:“团长大人,老爷已经等候多时,请随我来。”

说完,他朝米亚身后看了一眼。

米亚注意到了:“怎么了?我带了我的副手。”

“没有其他人了?”

“嗯。”

老管家点点头,转身推开大门。

所以米亚他们没有看见,莫里斯眼里闪过的一丝光。

首先映入视线的是长桌,其次才是坐在长桌尽头的卡洛蒂亚公爵。

见人来了,他便起身,笑道:“米亚团长,坐。”

米亚:“多谢。”

他走到卡洛蒂亚右手边,拉开第一个椅子坐下,赫格和极夜也贴着他分别拉开椅子坐下了。

卡洛蒂亚却还是朝大门看了一眼:“没有别人和米亚团长一起来了吗?”

刚刚管家恰好也问过这个问题。米亚说:“没有了。请问公爵是希望什么人来吗?”

听到米亚的回答,卡洛蒂亚的眉头轻轻皱了皱,看向了莫里斯管家。

莫里斯弯腰说道:“安生大人说近期有点忙,实在抽不开身。如有必要,会派学徒过来。”

卡洛蒂亚点了点头,眉头松开了。

米亚还是保持着浅浅的笑容,一言未发。

按照赫格所说,这些年安生一直在接盗窃委托,这自然说明了安生在这方面能力很强,卡洛蒂亚公爵如果想早点找回东西,当然希望来的是安生。

赫格开口说:“公爵大人,我们想问一些关于委托的细节,可以请您配合一下吗?”

极夜接过莫里斯递过来的羽毛笔和牛皮纸,道了声谢。

米亚两手交叠在膝盖上,看着卡洛蒂亚。

“是这样……”卡洛蒂亚说,“其实我想填的不是盗窃委托,是失踪委托。”

三个人没什么反应。

卡洛蒂亚寄过来的委托状只写了委托类型和委托人,委托事项只有“见面详谈”四个大字,稍微想想也知道有隐情。

“请继续。”米亚比了个手势。

“失踪的是我的大儿子安克思。”卡洛蒂亚揉了揉太阳穴,看起来有些憔悴,“整整三天没有一点消息,夫人都已经哭过去好几回了。”

他抬眼看向米亚:“团长大人,还请一定要尽全力。”

米亚点了点头。

“我们一定会的。”





——to be counted

混更

昨晚手抖发出来了草

【原创】造物主说他很忙

*又名《我的造物主不可能这么可爱》

*憨憨想开新坑

*双男主×星际

*雷同巧合

*我就码个段子




“好无聊好无聊……明昭我想创新物种了——”道桑躺在转椅上,百无聊赖。

明昭面无表情地掰手指:“您上个月造出了狮身人,存活了不到一个星期;上个星期造出了三十米高的巨人,由于食物问题一天都没撑下来。昨天准备造九纳米的微型人被我拦下来了,请问您还想造什么?造孽吗?”

道桑摸了摸鼻头,眨眨眼,一副心虚的样子:“生命在于创造嘛。”

装,就硬装。

万年的狐狸了还玩聊斋。

“造完就扔的还是第一次见。”明昭不吃这一套,继续低头整理资料。

片刻,他又抬起头,看向道桑。

“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

道桑从全息屏上抬起头:“嗯?”

“人类,”明昭抿了抿唇,说,“真的是你最讨厌的作品吗?”

房间陷入沉默。

良久,道桑拨了拨全息屏幕,回答:

“是。”

“但也是最重要的作品。”

*是故事。


我是一名高二女生。我是同性恋。

这个社会真的有太多人排斥同性恋了。

真的太多了。


我初二之前还一直以为我喜欢的是男生。有一天,我在网上刷到了一张神仙姐姐的照片,肤白貌美大长腿。我当时就觉得自己呼吸一窒,心跳都变快了不少。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这样了。直到后来,有人告诉我,我可能是同性恋。

原来这就是同性恋啊。

啧啧,同性恋,听起来好酷啊。



我跟好多人说了我是同性恋,可是他们都不信,说根本就看不出来。

那我只好用行动证明一下我自己了。

我们班上有一个特别帅气的女孩子,我对她好感度一直特别高。原来我是想和她在一起啊。

可是人家有男朋友了。

我看那男的长得也就那样,她怎么会喜欢这么一个人呢?

得想个办法,让她知道我比那个男生好一百倍。

我去买了她男朋友习惯穿的所有衣服,然后摸清了她男朋友的穿衣规律。

那一天,我穿着和她男朋友一模一样的衣服走进教室,我看到了她眼里的震惊。

不错不错,计划顺利。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直到第五天,她终于对我说了一句话。

她说,你神经病啊。

我感觉我的心都碎成两半了。

我只是喜欢她而已,她怎么可以这么骂我?!她怎么可以这么不尊重同性恋!?难道所有的爱不是平等的吗?!


这句话是我在网上看来的,超酷!


这人这么歧视同性恋,人品肯定也烂到骨子里了,不谈就不谈呗,谁稀罕。



初三的时候,我加了一个社团,社团里有一个超漂亮的小姐姐,我超级喜欢她。我有个同学也加了那个社团,说想和我一起去报道。

我打量她两眼,然后说,我不要。

她问为什么。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毫无自知之明的人,也就不打算给她留脸了:你长的多丑自己不知道吗?谁要和你一起出去啊。

万一人家小姐姐因为这个看不上我那可怎么办哦。

气死我了。小姐姐理都没理我。一定是那个丑家伙的错。




后来上了高中,那个丑家伙去了另一个学校。

听我那边的同学说,她现在长得可漂亮了。我也看了照片,嗯,是不错了。

可以让她做我女朋友了。

我去告白,却被她一口回绝了。

根据我这么长时间的经验,第一次拒绝说明不了什么,毕竟心诚则灵。

我问到了她家的地址。

但我毕竟不能时时刻刻去找她啊,我自己还要上课呢。

所以那个同学就成了我的望远镜。

有一天她跟我说,她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和别的女生在走廊上搂搂抱抱?!

我气傻了。她拒绝了我的表白,转头就和别的女生不清不楚?!

我打电话质问她。

我说你恶不恶心啊,就这么糟践别人的感情你好意思吗?啊?

她沉默了好久,我觉得是愧疚了。

然后我听到她在那边,声音很抖地说了一句。

到底是谁恶心啊?

然后她挂了电话。再打就打不通了。

我气得差点摔了手机。

这种恶心的人,凭什么被我喜欢。




后来……就是最近,有个女孩子找到我,问我可不可以做她的女朋友。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我是同性恋的。

我扫了她两眼。

衣着品味低,皮肤还黑,脸上麻子数都数不清……反正就是一个字——丑。

我说,你这么丑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同性恋?

嗯。这下看起来白多了。





第二天,我听说那个女生自杀了。





那件事没有影响到我啦!我怎么会被一个丑不拉几的人影响心情呢。

我还要继续去找我的真爱小姐姐呢。


——————

*部分由真实事件改编

*第一人称视角

🔮谁说女巫一定是女孩子

双男主×西幻


【一】安生


雪下的又大又急。

都说飘落的雪片像流浪于人间的精灵,无辜又纯洁。可抬头,却只看到漫天宛如大火烧过铺天盖地的灰烬,像是白云燃尽了,又被被天空丢下来,赏赐给一无所知的人类们。

到底谁才是被抛弃的呢。






米亚在很早的时候就知道安生这个人了。


嗯,在此之前,先说说女巫吧。


女巫这个职业,在阿赫加大陆上不算少见,最开始主要负责占卜和祭祀。怎么说呢,这些东西和玄学多多少少沾点边,所以女巫的质量总是参差不齐,同一个地方有占卜准到次次中红心的,也有歪到预测出门踩香蕉皮结果被一大车翻了的香蕉踩了的。

前期的女巫,能不能出名,能不能过上好日子,只看运气。

运气好的话,结契的水晶球比较靠谱,测的比较准,再找点人脉什么的,说不定皇宫祭祀的主位还能争一争呢。

虽然有人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但是更多人还是认为这实在是不公平。

后来,也不知道是哪个先贤这么有开拓精神,直接发展起了女巫的新业务——炼药。

到各位姐姐拼实力的时候了。

其实王国是有魔法师的,但是魔法师比较精力有限,很多地方不能做到位。魔法药水呢,就是魔法师使用的魔咒的低配版,效果没那么好但胜在量多。

当然配方得自己来研究。

平时那些满腔抱负且才华横溢的女巫们纷纷撸袖上阵,疯了一般地去研究那些药水的配方,精神实在值得称赞。

如果能少炸几间屋子就更好了。


安生是一名女巫。千年难得一见的顶级女巫。

其实之前多多少少也听身边人提过,说什么安生简直是开挂一般的人生,八岁就能炼制高级魔法药水,九岁开始占卜从未出错,十二岁预测了王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旱灾,一夜成名……

后面好像还说了很多,米亚通通转头就忘。

毕竟世界上优秀的人不在少数,不差她一个。

他也没必要特地去记住。


不过真正让安生这俩字进他金耳,是另一件事。很小很小的事。


说起来有点好笑,别人似乎都是通过各种街头日报或是各种或真或假的传言才对王国这位最顶尖的女巫起了兴趣,而他嘛……

那次他刚好路过一个糖果屋,一个小女孩和她妈妈门前拉扯,无非就是想吃糖不给这一类事。拽到后来,小女孩嘴一撇,当场哭起来了。

她妈妈应该也是急了,脱口而出:

“还哭!等会儿安生大人听到了,准第一个抓你去炼药!”

小女孩瞬间闭麦,一脸惊恐地看着她妈妈。

……

由此,米亚对安生的印象完全成了一个满脸皱纹,会露出阴森森的笑容的老巫婆。形象十分糟糕。


“……所以你到底听进了几个字?”

倏然回神,米亚下意识朝声音的来源——也就是他的左手边看去,正正对上赫格一言难尽的目光。

“听了,安生。”米亚言简意赅地概括。

赫格的脸色并没有变得好看:“然后呢,找她吃饭还是相亲?”

米亚:“……”

他偏开脸,悄悄摸了一下鼻头。

赫格几乎处于崩溃边缘:“我当初是有多疯才给你当这个副手啊草!你这个听人说话只听前十个字的怪癖能不能改一改!?”

“谁让你话那么多还不带停的。”米亚不听人讲话却显得十分理直气壮,豪不愧疚。

“???”

“草了这骑士团副团长谁爱来谁来吧我不干了。”

被刺激到的赫格转身就要回骑士大厅,被笑得不行的米亚拉住了:“你小孩子吗?这么幼稚。”

米亚生的白净而且好看,穿常服时你都不可能猜到这人是驰骋沙场的骑士团团长。灰蓝的色发不多见,带着点冷冷清清的感觉。湖蓝色的眸子非常漂亮,仿若装进了一整片星海。

可是这片星海不怎么发光。

就算是现在,掺了点浅浅的笑意,却不达眼底。


赫格认命道:“我再说最后一次。”

米亚:“嗯。”

“我待会有事,不能陪你去安生小姐的铺子。你,自己拿了药水就走,别多留。”赫格特地把话拆开来,几乎是一字一句地念。

米亚挑眉:“为什么?”

赫格:“我怕你把人气到不孕不育。”

米亚:“……”

哪有那么夸张。

米亚绷着脸:“你不是有事?”

赫格当即立正:“团长大人,属下告退!”话音刚落就溜没影了。

米亚伸了个懒腰,把两只手交叉叠到后颈,慢悠悠地朝前走去。


他这一趟,是去安生的占卜铺子拿军需药水。

安生是两年前和骑士团签了合同,负责供应骑士团战斗所需的所有药水,每个月骑士团团长都会亲自去她的占卜铺去取。

所以米亚虽然不待见安生,但也不能做这个例外吧。

毕竟战斗不是儿戏,防护工作还是要做周全。


米亚在一家小小的铺子前站住脚。


这和他想像的有一点点出入。

怎么说安生也是最负盛名的女巫,按理说她的铺子应该不小,而且还很张扬,就像是要像全世界宣告她的才能一般。


然而米亚站在这个色调暗沉,从外面看极为朴素不起眼的铺子前沉默了。


也许里面连地砖都是金子做的呢?米亚为自己挣扎了一下,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想象中的金碧辉煌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狼藉。

铺子里乱的不能看,能立着的基本都躺着了。不知道是衣袍还是毯子的什么堆成一座小山,原本就不够大的铺子都快挤没了。

活像刚刚遭了强盗。

如果这里不是安生的占卜铺也许米亚真的就相信是遭贼了。

所以结论是……安生小姐其实是一个自理能力为零的巨婴。

米亚对自己能在极短时间里看破这个所谓的王国第一女巫而感到很爽。

他敲了敲门,喊道:“安生小姐在吗?”

话音刚落,米亚右手边的那堆不明杂物突然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

像是衣料摩擦之类的。

那堆东西底下有东西。

……老套娃了。

米亚反应很快,听到异响的一瞬手已经扶上了腰侧的剑柄。

毫无防备的,杂物堆里钻出一只颜色惨败的手,直直朝米亚抓来。

米亚挪脚避开,毫无波澜地扣住那只手,使劲往外一拽。

杂物被拽倒了,但这不重要。

米亚这一拽也没拽出丧尸骷髅之类的东西,倒是拽出了个男人。


准确来说,是个男生。

光线太暗,看不清这人的其他特征,只知道他很白,非常白,像是抹了漆一般。

他咳了几声,把脖子都咳红了——当然不排除尴尬成分,这才抬起头看向米亚。

男生带着一个单片眼镜,金丝的,很高档的样子。

仔细看看的话还会发现他很帅。

……嘶?


很奇怪,这人整个都被埋在杂物底下了,那片金丝的单片眼镜却还是稳稳戴着。

男生拍了拍身上的灰,顺便抬手理了理微乱的头发,也不看米亚:“谢谢。”

声音很好听,是少年的嗓音。

他似乎察觉到了米亚的目光,这才看了一眼他,解释:“哦,这个眼镜对我很重要,所以施了咒免得掉下来摔了。”

然后他顿了顿,才想起来问一嘴:“请问有什么事吗?”

米亚从他的眼镜上收回目光,拿出了骑士团勋章:“我是骑士团团长,来找安生小姐。”

那人“哦”了一声:“来取药水是吧,等等啊。”说完,便钻进柜台后捣鼓起来。

米亚疑惑,正想开口问问铺子的主人安生去哪了,那人“啪”地一下把一大篮药水放在桌面上说:“这个月出了点事情,药水还没炼完,这么多你先拿走,剩下的下个星期来拿吧……”

“等等。”米亚打断,“你是哪位?安生小姐呢?”

那人抬眼看了米亚一眼。

目光里包含了怎样的情绪米亚说不清,反正……有点复杂。

然后米亚听到男生说:“我就是。”

米亚愣在了原地。

不知道是不是米亚错愕的表情太过明显,男生再次开口声音里都带了点笑:“我就是安生,你口中的安生小姐。虽然我是个男孩子。”

安生从柜台里走出来,站在米亚面前,朝他伸出一只手。

“幸会,团长大人。”


——to be continued(大概)

第一次写原创,试试水,高考完填坑。


Q:怎么去拥抱一夏天的风?

不用刻意。

夏天的风很可爱也很主动,像一个软软的小正太。

这么久不见,他当然是带着一整年的思念扑过来,给你一个拥抱,再给一个暖乎乎的轻吻。

“我拥向宇宙吹来的风,与夏夜相逢。”

“是四月盛景,是天地长生。”